關於部落格
人間にとって最大の心の傷は、存在。
  • 21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這該死的開學(內有智障,慎入)

(開學感言) 眼波流轉,三個月過去了, 開學(戰)了, 又到了咱們「相親相愛」的時候了。(獰笑)→你有病阿? ***** 開學的前一天,鄙人正與被褥作「最後溫存」(喂)、意猶未盡之時(天音:你一定要把賴床形容的這麼奇怪嗎= =?),被弗列沙突襲式的morning call驚醒..... 本是寐意正濃,然而在驚見來電顯示的同時,頓感睡意闌珊。 弗列沙好友吶...鄙人由衷希望:倘若在鳥山遇到妳,鄙人能順利的與大自然(背景)融為一體.....鄙人這裡的trouble早已滿檔,身心俱疲,沒空陪妳喇賽(台)ˊ口ˋ...。 ***** 機車自我檢測指數: ★輕型機車 ★★★中型機車 ★★★★★宇宙型汎用里歐(BY鋼彈W)→指數很高的意思囧|||| 開學流水帳: ★輕型「機車」區 開學前幾天,被麻雀母親大人(喂)抓去「整治」一下滿頭的三千亂髮;好吧,必需承認....什麼頭髮就長在什麼人身上,原來我的頭髮已經得到我機歪的真傳...毛燥、分岔、打結、亂翹、忽伏貼忽蓬,狂風刮過時,還會集結成束冷不防地偷打主人一巴掌(被自己一手帶大(?)的頭髮巴|||)。 新學期新氣象,想想也該是自己重振「男子漢雄風」的時刻(天音:孩子,你是母的,不要一直否認好嗎?),當下便決定重操舊業(?)...阿不是...是去剪短髮... 美容院的阿姨是麻雀娘親的好朋友,不清楚兩人是不是串通好,那個阿姨就是不肯剪短(討厭啦~),阿姨說她會幫鄙人改個新的(長)髮型,待一陣又加熱又降溫(又不是煮飯)的慌亂後... 渾然不知自己的鳥頭變成啥款(台)的鄙人,還正不知死活的跟身後的阿妹聊的正開心(每次都是她幫我整理雜草頭>_< ...),阿姨突然拍我:好了喔! 啊! 靠! 以上兩句便是鄙人與鄙人的新髮型初次「邂逅」的第一句話... 鄙人的頭髮居然被川燙(?)成Q的=口=!!!!! 失去的理性衝斷鄙人「正常人語言控制能力」(啥鬼), 胡言亂語道:這個像女人的頭髮是怎麼回事阿=口=?! 阿姨:(用力搥)你在講什麼阿?!你本來就是女生阿! 阿妹:(大笑又憋住)這學期你可以嘗試當女生呀。(去死啦=皿=+) 鄙人:不是說弧度嗎怎麼變成Q毛? 阿姨:就是給你燙捲的弧度啦! 本想剪短是為了好整理,再說短髮去道館練習就方便多了,真是"人算"不如"人"一劃阿(啥).....計劃失敗orz 隔天頂個大Q鬃毛(?)回鳥山整理房間,走在路上非常小心,深怕被同學指認,故意穿個黑帽T學襲滅老大把帽沿拉低(是作賊心虛嗎)。→白痴阿你 其中回鳥山的路上X德大道塞爆,鄙人除了被「強迫」駕駛外,右耳還邊要接收龍魁老先生痛罵= =",好吧,就當作不會"叮"人只會"揍"人的「大蚊子」在吵也不錯吶XD(被龍魁老先生巴) 不過一個半月沒回去老巢看... 鄙人那可愛又可恨(阿?)的房間竟被水淹的面目全非o口o!!麻雀娘親先行入內,立即摔倒(喂)。 算算裡面的損失差不多兩千,除濕機寢具那些全部不能使用,好在房東願意賠償=ˇ="。 ***** ★★★中型「機車」區 (一) 開學頭一堂是油畫,鄙人難得早到(敢講咧),因Q毛跟服裝(捲髮完全不能穿男子漢的衣服)的關係同學似乎認不出鄙人.....阿傘傘還很爆笑的進了教室打來問起床沒...阿沒阿傘我在妳正前方十碼處||||。 而宿敵天團的母猩猩看到鄙人,居然在那邊笑:那誰阿?龍姊喔? 免笑(是真的挺好笑沒錯),但妳的造型也沒好到哪去,粉紅色運動褲配粉紅色曼谷包,臉上外添粉紅色眼影,妳以為妳在演新光人壽的新吉祥物粉紅母恐龍阿?! 直到第一堂下課後鄙人才"漸漸地"被同學認出來,結果就是被學長挖洗(台)的很慘,本人才不是改變形象,更不可能是交X朋友,去吃屎、去吃屎、去吃屎啦=皿=+++++++(翻桌) 最令鄙人難過的是見者幾乎都言捲髮比較好看、像女生(我倒覺得像人妖),印像中有阿傘、小廖、羅珊、台胞同學一、二號、葳、瑞凰....難道鄙人直髮真的那麼肅殺嗎>口<~?!(天音:是的)可是我真的比較喜歡直髮...。 (二) 告別一段真心交陪的友誼,為此鬱卒翹了半天的課,從鳥大走到花時鐘散心(神經病),這樣也好,「鼻屎」就是要挖出來呼吸才會暢通呦(髒死了你)。 (三) 作業量多到積到一個爆點...阿譚跟小佳佳(對師長沒禮貌)的作業越來越不好混(你是來混還是來學習的阿?!),右手阿...鄙人也想轉到日夜肖想的中文系去助你從疼痛中解脫(?),然而家裡已有中文系的,能轉移的機會微乎其微.....你就...認命吧!→非常詭異的語氣 ***** ★★★★★宇宙型汎用里歐(重武裝「機車」)→尚好是有這種東西 (一) 與G.S阿姨(稱"紅阿姨"亦可)的熱鬥。 G.S= 一種打底劑gasso的縮寫(唬爛),此借代她的妝過濃之意。 一開學婷婷就跑來跟我們說G.S阿姨之前作的好事,幹妳G.S的(什麼爛髒話?)妳可以妝再堆厚一點,再裝可憐一點;妳可以跟阿里不達的本人解釋一下妳們星球的語言嗎?黑的說成白的,厚里害呀(台)! 什麼叫作: 妳什麼都沒做,是我們這些人先不理妳的? 妳什麼話都沒說,這全是本人誤會妳? 靠妳是腦還顛(喂)嗎? 可以把事實全數倒置,妳非要搬出人證物證才肯停止強辯嗎?還是我們看到的世界跟妳所見不同?奉勸君一句:幹了什麼好事,妳自己清楚。 如果真是這樣那很可怕....鄙人勸妳不要老花錢在化妝品上,應該要先去看醫生;聽說妳激動的快哭出來.....很生氣是嗎?幸好本人還沒被妳氣到中風,妳也用不著哭嘛,叔叔給妳秀秀喔~(夠了!) 半年沒講過半句,一向都以眼神與殺氣「交流」的我們,而妳竟會自動跑來故作和善....鄙人不住想學狂欷vs.桑道涼的詞:妳竟然學會陪笑(下跪)!! 想和好嗎? 好,讓我們拋開gasso,以「素顏」裸裎相見吧! (二) 佛家語道:「怨憎會苦」。 越是互相討厭的人,越是會互相吸引,可謂致命的吸引力阿。(屁) 鄙人好不容易選到羽球課,妳這G.S阿姨偏偏「聞"臭"下馬」,正式上課的第一天,徒留球場上錯愕的兩人。跟妳被分配到同組那也算了,衰小的是妳當隊長.....喔,請跟著我用家禽的口音說一遍:好極了~呢(捲舌)。 我技術很差請別見怪,哪天要是球沒打準「ㄇ一ㄠ」裂妳那絕豔的gasso之容,懇請大人不記小人過阿。 是說妳開球及殺球的姿態可真動人,鄙人效法「東施笑顰」學著妳打.....果然不是自己的「固有技」,一顆球都打不到,還被對面網的同學誤認是精神病患。(本來就是) 最後還有,請不要突然靠近本猛獸,鄙人不是針對妳,而是對於快觸碰到自己的物體皆會本能的防禦。 (三) 選修外系造園學.....又是跟G.S阿姨在一起(噴火),不過有點慶幸因為那堂課,遇到國小時一起耍變態的韓奇運同學.....蕃薯(台),以前你明明就長的很可愛,「登大人」還是有差,只是你笑的還是那麼猥褻阿!!(爆笑)→你完全沒資格講別人吧?! ***** 其他補充: ●最近被指控少年癡呆(囧)。 ●依然被家裡的人控訴是神經病,哇丟系這死人款抹力細杯安抓(台)?!(被麻雀扁) ●得知最喜歡的吞佛童子可能會叛離魔界的消息....插入心槽,非常之痛。(學誰阿你?) ●意外地與吳欣潁小妹妹同住(遊)了一天。 鄙人一向不覺小孩可愛(小嬰兒也是),尤其在他們捉摸不定的行為與莫名其妙地使性子之下.....往往會引動鄙人無限的殺意阿(沒愛心的死老頭),而吳小妹妹又是其中「過份」有個性的佼佼者。 記得在「香水」一書的導讀有提到,「客體關係理論」一派的精神分析家梅拉尼.克萊因(M.klein)她說:"剛出生的小孩就是混沌中唯一的所有,是天地間的暴君,既是無所不能也是無所不依的。是如此任性的活著,不知有任何的他者,當然也沒有對別人的感覺,更談不上同情。" 當鄙人看到吳小妹妹這般任性的行為,更加認同上述的理論了....吳小妹妹其實還未滿一週歲,但鄙人認為她非常的聰明,學習能力較其他同齡幼兒高,最誇張的是她會「認人」,雖不能確定她對人是否已有好惡之心,然她對不熟識的人是絕不會有好臉色的(三秒立即狂哭到對方放手為止)。 鄙人通常都會與她保持距離...可能我真的不喜歡小孩子。那天一整個上午見識到她跟小薇賭氣的功力,小小的臉哭的悽慘、聲嘶力竭,在床上激動地爬來爬去,最後居然怒到爬去「衝撞」一旁疊好的棉被。 我見狀突然覺得她這樣比平常可愛,並不自覺地狂笑不已....=口="(你變態阿)。下午搭車要帶她去找爸爸,大姨抱著她坐我旁邊,只見她一直想爬過來....不然就是死捏著我的手不放(該不會是在記恨我早上大笑妳吧?!) 大姨說吳小妹大概想跟我玩,雖然把她抱開她還是想爬過來,只能任由吳小妹毛手毛腳的擺佈一陣= =||||,小阿姨忽然大笑說:她看到剛才吳小妹剛才抓了鄙人的頭髮一把後,轉頭「嘿~」的笑的很開心。拿尼o口o?!我可以將這個行為解釋為害羞嗎?(去死)    聽娘說吳小妹只與她喜歡的人親近,阿沒吳小妹,妳感覺不到叔叔(阿姨)我有妖氣又邪惡嗎= ="(喂)?! ●與阿傘聊到cosplay的事。 忽地想起萍姊之前說,鄙人可以去cos色無極、螣哥、龍蝦魃。...有看過長相會害小朋友作惡夢的無極"叔叔"(?)嗎= =?別鬧了!!鄙人去cos窮八極還差不多。 螣哥是人家的愛(被抽打),俺是不可能去玷污他的。 魔君的話,牠要是不這麼"蝦"其實很帥(毆),再說鄙人若cos牠,會被頭號粉絲風前輩"包毆到死"阿!(逃~) 鄙人只接受:皮鼓師(另類的愛=/////=)、地理師、歿惑之眼;摧毀一切偶像崇拜阿!阿傘傘聽了回鄙人:你白痴阿= =+ 阿傘又說鄙人眼睛小可以嘗試赦生.....妳想讓俺被赦迷圍毆嗎= =? 阿傘想去玩cos。 ●中秋白目大亂鬥之黑輪逆襲。 中秋午餐後跟堂哥開兩台車在淡水的路上尬,雖然又是給老先生踹上駕駛座....因為鄙人那台車有載阿罵阿=口=",有老人家不能太亂來。 晚上很難得地,老先生買了烤具讓我們烤肉;五年沒烤肉了阿~邊吃烤肉配啤酒真的不錯,鄙人還跟阿姊兩個拿起一支烤焦的黑輪玩。   那支黑輪老實講....烤的非常像....路邊常見發黑又有點"閉結"(台)的狗屎(噁!);姊妹倆還不停的對那條狗屎(黑輪啦)賣弄國文造詣,什麼:「巧奪天工」、「一氣呵成」都用出來了.... 最後還拍了一連串很蠢的「吃屎照」(兩個死北爛咪),小叔你也太見怪了,阿姊沒水準的程度本來就不亞於鄙人,只是鄙人就壞在臉上好像寫著:"我就是沒品"五字。 今年的中秋很開心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